糯米团砸

成功解封!以后发肉这种危险的事就由小号代劳喽,咩嘿ww不过为什么盯我这么严啊!删了一篇又把我封了一次…心塞…

【戬空】勿因公事误了老婆

虽然名字很不正经但正文还是比较正经的…又来开坑啦ww猴子偶尔美少年化注意,ooc注意,私心设定这个世界没有阴谋论,两个双箭头的呆子在满天神佛,还有妖怪的真.神助攻下走到了一起,说起来猴子也是天生地孕集天地之灵气的,就连路上一个小妖精也能修炼成能看的人形,那猴子化为人形一定贼好看!再说猴子闹天宫的时候也才三四百岁,红孩儿二三百岁的时候化成人形也才六七岁的样子,所以!我不管我不管大圣他就是一个美少年!!废话说多了……无视这货吧……
这猴儿挺有意思,这是杨戬对孙悟空的第一感觉,当时他俩还没有相见,只是听天上的仙子偶然提起一个上了天宫的小猴被封了个弼马温反倒不气以为当了大官,还把马照顾的好好的。弼马温?这小猴是个母的吗,一听这官名,杨戬就知道这又是天庭那些老古董们在拿着小猴找乐子,不过一想到毛绒绒的小猴坐在马上玩乐的样子,杨戬倒是噗嗤的笑出了声,直把那小仙子吓的逃似的回了天宫,这是这么久以来杨戬第一次为了除了家人以外的人笑。
再听闻悟空的消息那便是许久之后的事了,光明磊落的二郎神大人居然躲在一个柱子后面偷听着两个小仙女说话,他发誓他真的只是恰巧路过,突然听到小仙女在讨论那只小猴很感兴趣又怕上前询问把她们吓跑而悄悄躲在柱子后面听的。当他听到小猴知道自己被骗之后闹了天宫后又回了花果山,立旗称圣,又笑了出来,怕惊了仙女,忙捂着嘴,肩膀不停的抖着,这小猴是当回娘家了吗,倒当真有些意思,是个不服命的主儿,倘是旁人知了真相,那也不会冒死去捣了天宫。这时杨戬心里便起了去认识认识他的心思,但恰巧天上调他去降个妖,这一去一回那猴儿倒是真成了个什么齐天大圣,杨戬摇摇头,心道这天上的人断不会是真心想招他,估摸着是图省事,把他养在天上怕他惹事,但那猴儿可绝不是好把握住的家伙,这一知真相,怕不捣个窟窿出来就不罢休,想到一群老神仙被一只小猴追着打的样子,杨戬又轻笑一声,抿了口茶。
果然如杨戬所料,那小猴不了多久又下了,这次可不是只身下界,却是劫了蟠桃宴,满载而归,杨戬看了看堆的老高书简,总觉得再这么待下去,有什么就会跑了(当然是老婆呀老婆),于是唤了哮天犬就奔到花果山去。
可到了花果山,杨戬才是真的觉得自己傻了,花果山花果山,再小也是个山啊,更别说这山还不小了……山就这么大了,这还遍山是猴…自己也不是冲动的人啊……今天是什么情况啊……
杨戬提溜着四处撒欢儿的哮天,找了好久,眼见已晩霞满天,杨戬揉了揉脑袋,看了看满身泥泞的狗子,决定先找个地方把狗洗洗…唉…倘若见不到那小猴也是缘分未到…
于是杨戬捏着觉得不妙要跑的狗子找到了一条小河,刚要动手洗狗,狗子就一溜烟跑了,杨戬追着狗到了一片草丛地里,正扒着草,忽然眼前一亮,一个人影立在河中,杨戬定睛一看,是一个十二三的少年,此刻他还未意识到有人到来,洗着洗玩起了水,正玩水玩的开心,还未长开的俊俏小脸透着孩气,一双大大的杏眼眯成弯弯的月牙却好似一双桃花眼眼神似醉迷离,使得孩气的小脸添了媚态,眼尾还泛着粉粉的红晕,小巧鼻子也比一般少年红嫩泛红,咧着嘴笑得好看,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白嫩的皮肤上,也不知是不是水有些冷了,关节处也泛起了粉嫩的颜色,一条毛绒绒的金尾不时甩几下,激起了几下水花。杨戬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点不太好…虽然是古代不犯法,但自己正直的品格不允许自己这样偷/窥/未/成/年洗澡…"咳"杨戬咳了一声正准备问问有没有看见一只狗跑过去,但转眼之间眼前的少年早已不见,反到是一股不加收敛的杀气冲着自己杀来,杨戬侧身一躲化出三尖两刃刀挡住了攻击,杨戬也没想到居然有人一招便逼他出了武器,自己刀刃抵住的是一根两头裹着金的乌黑棍子,花纹精致若隐若现,顺着棍子看去,一张俊俏小脸紧皱着眉,黑曜石般的眼中燃着怒火"你们神仙可当真有趣,骗了俺老孙还有脸再来俺眼前晃悠!如今!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群我杀一片!"杨戬这才意识过来到眼前这俊俏的少年竟是那闹了凌霄的孙悟空,杨戬大喜,嘴角也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真是没想到众人传说畏惧的孙猴子竟是一个如此清秀的少年,想来这天界也是没有人了,竟被一个十二三的小娃娃闹了天,不过…他又为何觉得我是神仙呢,杨戬突然发现自己出门时习惯性的穿上了铠甲,刚刚又因为看见了咳咳…一时震惊(激动)开了天眼,又手执兵器,俨然一副出阵降妖的架势…
"你可是小瞧俺?!"猴王见眼前这面容清秀的小将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还带着些笑,误以为自己被人轻视了,便举棒就打"大圣切莫动手!待小神解释…""休得啰嗦!看打!"杨戬见自己被误会,刚要解释便被一棒打断,避开一棒后又被激起了战意,也罢,反正本身就为他而来,如此势均力敌之人,待我战上一战,再与他解释!
于是二人斗了个天翻地覆,直斗得第三天天明也才微有倦意,当是时,杨戬正举了那刀劈将下来,那猴王正欲格守一翻再举棒击去,未曾想一道黑影掠过,冲着猴王小腿一口咬下,猴王未曾料到,却是被咬了个措手不及,跌倒在地,眼见那刃便要落下,猴王只得闭上眼咬着牙准备硬扛这一下。真君这边也是未曾料到会有这一变故,双手使力生生把那神刃改了方向,神刃脱手而出,硬生生飞出了老远,却也顺势削去了一半山地,真君顾不上震的发麻的双手,转头问道:"大圣可否安好!"却发现那道黑影正是先前不知去处的哮天犬,顿时气的脸色发青,而那哮天还甩着尾待着主人的夸奖"哮天""汪!""这些时候桌上文案怕是又多了""汪?""我暂且未曾想归,今你又伤了大圣,还不过来谢罪而后回去替本君处理事务""汪汪汪?"哮天看着主人越来越黑的脸虽然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还是乖乖过去谢了罪内心:主人我不要去批文案啊啊啊啊啊却被杨戬一个眼神瞪的夹着尾巴逃了回去。
这边悟空闭了双目却未觉到刃落之痛,反倒一声巨响后一个好听的声音问起了他是否无恙,悟空突然觉得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自师父之后再无人关心过他,不…之前也未…悟空莫名的对眼前的神将添了些好感,又听得一神一犬之后的对话倒是忽略了腿上的疼痛笑了起来,杨戬也被笑声惊回了神,忙为悟空包起了伤口。悟空也未阻止,只是看着天神棱角分明的英俊脸颊,轻笑道"你这小将倒也有趣,道是来擒俺罢,又恐伤了俺,现又帮俺包扎,莫不是想入俺花果山当个王妃?见你这面容倒也并非不可"杨戬这边正紧张着伤处,又听得这猴儿非但没事,嘴又厉害反倒调戏起了自己,自己倒也不恼了反倒有些欣喜,也起了玩心,手下失了力道一紧,悟空嘴上调笑着正开心,忽然腿上一疼,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眼里甚至被逼出了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落下来,配上泛粉的眼角和鼻子倒也真是一副可怜样,但这副可怜样倒生了个顽劣的主,你见他眼里真真是疼的可怜,嘴上却也不饶人"轻些!轻些!好浑家,莫不是想疼死为夫,你这倒是守了活寡"杨戬见他这副可怜样就算明知是假也不忍让他疼了,手上也轻了许多,但嘴上也没饶这猴祖宗"好郎君,可不是你一见就倾心小神,赤着身与我赌斗许久,见你这处倒还真是生的可爱"说着眼就盯住了从小猴儿大敞的腿间露出的粉嫩/柱/体,这他也没说假,猴儿全身白嫩,似是新生一般,这小家伙在白嫰/大/腿之间也显得格外粉嫩,也是因为没有用过的原因吧,别看悟空调戏杨戬,也是没被别人调戏过,一听这话,脸上通红,忙合了腿,道了声"变"杨戬还饶有兴趣的的看着悟空,突然发现眼前的猴儿变了样,猴毛飞快的附上光滑的皮肤,黑发也变短,颜色也变浅变金,不足一秒,杨戬眼前就出现了一只生的灵气十足的俊俏小猴,然后小猴转过头不理他了,杨戬见他生气了也不逗他了,噗嗤一笑便把前因后果都道了一遍,那猴儿听闻眼睛一转就觉察到眼前这人正是在人间时常听闻的二郎显圣真君,心知此人是个不同天上之神的腐朽,是个不服天命的好人物,又心生好感,早就把刚刚被戏弄的事给忘了,笑着称起显圣大哥来,杨戬倒也被这小猴逗乐了,看着他甩着尾巴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家哮天,于是手就不自觉的摸起了他的脑袋说"大圣不必如此客气,称我为二郎便是"小猴舒服的眯着眼睛,觉得好像师父摸自己头的时候,想了想说"俺叫你二哥可好"杨戬愣了愣道了句"好""那二哥也莫要客气直叫俺悟空便是,走走走,俺带你去逛逛俺花果山"悟空兴奋的拉着杨戬就要往山内走,完全忽略了自己还没穿衣服这一事实,杨戬急忙拉住他,把自己铠甲解下,脱下外衣给悟空披上,悟空身量尚小,穿着他的外衣脱地了不少,悟空扯了扯衣服笑着说"俺有衣服"说着看向了河边的石…碎石上…"嗯…多谢二哥…"悟空迅速系好衣带"噗"看着悟空可爱的样子,杨戬笑道这小猴儿,太单纯了,这要是遇上了个坏人…坏人?"对了,悟空,你一直以本相示人,为何如今使得人形…""这人的皮囊好清洗哪像猴态一身绒毛,真麻烦…可就是可惜了这人像无毛太丑了……"唉…这法子是不错可这样洗澡是方便了这要是遇个图谋不轨的人…啧,果然要看好这小猴儿,不过下次就让哮天化成人形自己洗好了,话说悟"你怎么样都好看""哈哈哈哈二哥你这样俺真的会以为你看上俺了""若我言为真?""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便入俺山当个王妃"两人一路闹一路走向山内,谁也未曾料到,今时所开的玩笑未来竟成了真,但谁娶谁嫁就……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