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团砸

成功解封!以后发肉这种危险的事就由小号代劳喽,咩嘿ww不过为什么盯我这么严啊!删了一篇又把我封了一次…心塞…

【藏空】三藏的养猴(作死/养老婆)日常

开新坑开新坑!依旧是猴子变小那段时间的故事ww然而这一章只是作,并没有死,而且还顺利揩到了油ww
三藏一行人走了几天都没有碰到一条河流或是湖泊,于是乎在终于看到一条河流之后,浑身灰扑扑的小猴子首先挣脱了三藏的怀抱,奔向了河水的怀抱,过了一分钟听到脚步声的三藏从为悟空缝制的也许该称之为衣服的破布中抬起了头,看到一只依旧灰扑扑的小猴,衣角还湿了一块,于是奇怪的问:"悟空你不是去洗澡了吗……怎么…""我洗的快不行!"行是行,可是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嘴角还挂着你去之前吃的桂花糕渣啊!"师父,猴子怕水,大猴子倒还好点…小猴子就…"八戒看着一脸欲言又止的和尚,又看了看小小只的一脸老子就是叼,洗澡就这么快不服憋着的老大,悄悄凑近和尚耳边小声说"嗯…"三藏思考了一秒,站起来抗起悟空就往河边走,忽略了悟空对他又抓又咬,废话!有这么一个可以明目张胆揩油的机会谁不干!
于是浑身湿透站在水里用尽全力把抱着自己头的猴子抠下来的三藏觉得养个老婆真的好难,终于废尽全力将小猴子洗干净…不过自己也该洗个澡了…一丝油都没揩到的三藏拿着两个人湿透的衣服看着岸上裹着唯一没湿的袈裟一脸我要咬死你的猴子认命的洗起了衣服
"哼唧!"猴子一脸嫌弃的裹着袈裟看着洗着衣服的和尚,我都说我洗完了,叫你不信!不过…这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桃!"忽然小猴子看到一个粉嫩的东西挂在树上,不敢再上树的他掂着脚尝试摘下,却郁闷的发现桃与指间还差一大截……好神奇…我小时候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抱着这种想法的悟空看到了旁边的石头,他把石头叠到了一起,爬了上去,终于拿到桃子的悟空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的智商是如此的高超,脚下就一个不稳……
"悟空!"闭着眼睛的小猴感觉自己屁股下面好像垫了什么,一点都不疼"五轰,你米四吧……"感受着脸上软绵绵的质感三藏觉得这次真是赚到了,原本还在郁闷一点油都没有揩到的洗衣服,忽然发现身后的猴没了声音,一回头正看见袈裟掉了一大半的小猴脚下不稳要摔下来,立马把衣服扔了,扑上去接他,真是谁家老婆谁心疼啊,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能用手接到,倒是让悟空摔到了自己脸上,袈裟掉到了一边,自己脸上的是……稳赚!听到发闷的声音从自己身下传出,猛然睁眼爬了起来问"没事,师父你没事吧……"一爬起来就看到三藏白嫩的脸上蜿蜒而下二条红艳艳的东西"没事没事,你要不多待会儿?""啪"刚刚涌上的一点愧疚和感动就这么没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着红通通的小爪子,小猴子觉得自家师父脸皮又厚了……
因为衣服被冲走了,所以当顶着一个巴掌印的三藏抱着被袈裟裹得死死的悟空回来时,八戒一脸鄙视和看禽兽的眼神看了看三藏又用一种自责的眼神盯着被冻得趴在三藏身上发抖的悟空看,然后被三藏瞪了一眼就敢怒不敢言的向师弟控诉师父对自家变小的老大做了什么禽兽事去了
转天因为淋了冷水还着了凉并且没有衣服穿的小猴子果不其然的感冒了,甚至还有点发烧,红扑扑的小脸上全是汗,鼻子还一抽一抽的,正当着急的三藏想抱起裹着僧袍的小猴子去看病的时候,正义的八戒挺身而出,站在悟空身前,一副你想碰他就要踩着我的身体过去的大义凛然模样"你再不走开,我就用如来神掌了"于是八戒迅速站在一旁,以一种无能为力的自责眼神看着被三藏抱走的老大
"乖,悟空,你把药喝了,我给你吃杏仁酥好不好""不"还晕着的悟空半睁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用尽全力推着脸前装着药的碗,嘴里吐出一个字之后就把嘴闭的严实,怎么哄也不张嘴。三藏急的都想捏着他的嘴给他灌下去了,这药是拿过来了,可这猴怎么都不喝怎么办……
"八戒…你师兄他…""禽兽!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告诉你!""一张饼""你以为这样就能贿赂我吗!我和大师兄在一条战线上!我绝对不会""十张""卖了他…你嘴对嘴喂他喝不就成了吗,他不张嘴你就捏一下他,他疼了就张嘴了""八戒你个死扑街…居然卖我…"被抱在怀里的小猴子晕晕乎乎中听到八戒把他给卖了,于是咬牙切齿的说,八戒却是笑得满脸的油粉都出了褶子"大师兄~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喝了药好的快ww师父!我的十张饼!""好好好!等我把这药给他灌下去,你先去洗个澡"三藏笑的合不拢嘴的看着八戒蹦哒的走远了,就扬头喝了一口药,对上了小猴子的嘴。就算你掐我我也不张嘴,烧得神志不清的小猴子单纯的想,下一秒就"吱"的一声叫了出来,被灌了一口苦药,臭和尚居然掐我屁股,被掐疼了的小猴只能干瞪着眼前那张脸皮越来越厚的大脸,药已经灌下去了,但是三藏并没有打算接着灌,而是直接将舌头伸入了小猴口中,感觉到小猴准备狠狠的咬他一口,于是还停留在软软的猴屁股上的手又掐了一把,小猴眼里瞬间升起了雾气,慢慢聚成水珠在大眼睛里打转,但就是不掉下来,三藏看着可怜惜惜的小猴,放下另一只手中装着药的碗,揉了揉猴子软软的头发,舌头与猴子小小的舌头缠绵起来,变小的猴子嘴小,只能大张着嘴,闭着眼,小手推着和尚,努力的不让自己被憋死,睫毛上还挂着几滴眼泪,三藏感觉到手下的猴快被憋死了,于是松开了他,唇与唇相分离时还带出了一丝银线挂在悟空嘴角,双眼迷离的小猴趴在和尚怀里模模糊糊的看见和尚抬头又喝了一口药…
第二天"师父…我自己喝吧…""不不不,烫到你多不好,为师来帮你一口一口的试温度""…"
第五天"师父…我病真的好了……你看药都没了……""来,喝粥喝粥""…"
一旁躲在树后的八戒啃着饼"罪过罪过…师父真是禽兽啊……"
为什么我写的师父越来越猥琐呢……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