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团砸

成功解封!以后发肉这种危险的事就由小号代劳喽,咩嘿ww不过为什么盯我这么严啊!删了一篇又把我封了一次…心塞…

【藏空】倘若是梦的话,那便不要醒来

根据桃源恋歌码的文,半天了终于产出来了TAT
"师父"猴子的鼻子动了动"这里有种莫名的味道"三藏闻听,抬头也深吸了一口气,却只嗅到了满腔的甜腻气味,便将头低了下来,直视着猴子的眼睛,责怪道"哪里有,这分明是花香呀!"当三藏的眼睛和猴子眼睛对上的那一刻周边的花香又浓了几分。"啧"自打进了这个森林,浓雾萦绕的地方就弥漫着一股香气,越往前一步就越加浓烈,雾气也越发浓稠,到了现在更像是行走于液体中,也就只有这个傻和尚不这么认为了"可别走散了"话音刚落,三藏就因为看见一个神似段小姐的背景而追了过去。悟空气的差点不想找他直接转头就走了,但是为了能够继续走下去,还是嘱咐了一下师弟们就冲着三藏消失的方法追了过去。
行走于浓稠的雾气中,嗅着浓郁的花香,悟空开始发晕,一个恍神间,眼前竟然亮了起来,身边是一片花果繁茂,鼻间浓郁的花香也变得没有那么浓,而是转为一种淡淡的桃味,而那消失三藏也在其中背对着他。"喂!死秃驴!不是叫你不要乱跑吗?"纵然是感觉到不对,悟空还是决定先把和尚带回去,眼前的和尚慢慢转过身,嘴角带着猴子看不懂的笑
"段小姐?"三藏感觉自己要溺死在这浓浓的雾与香味中了,悟空说的对,果然有不对劲,但这浓浓的雾,向后退也是做不到的,但为了不被将进液化的雾气淹死,只能继续向前,忽然四周一片漆黑,再一睁眼,就见一轮圆月挂在天上,散着柔和的光线,浓浓的花香转变为一种难以查觉的桃子香味。"请问这里是哪里?"三藏还在迷茫时忽然看到一个怀中抱着小女孩的男子正向着自己来的方向走去,急忙问。"我不知道"男子看着怀中的小女孩,小女孩冲着他甜甜的笑了,男子也幸的笑了"这个地方能让人回到犯错之前,得到失去之物。""那倘若这是妖术呢"三藏感觉眼前的人有些不对劲,而说的话更让他感到这是妖怪干的。"不会的,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快乐,我得到了曾经逝去的。"男子抱着女孩走进了浓雾,只在消失的地方传来一声轻微的声音"这个地方,不足为外人道也……真正的…桃源乡啊……向前走吧不要停下来…即使再也回不去"三藏已经认定这是妖术,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男子渐渐消失,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歌声,竟是段小姐临死前唱给他的歌"梦吗?就算是梦也不要醒来啊……"一向清醒的头脑也不知怎的突然迷糊起来,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跑吗?算了……于是一个熟悉的舞姿映入他的瞳孔
"死秃驴,笑的那么恶心干什么"猴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为师只是明白了些什么"三藏收起了笑容,看着身边开的正盛的桃花说,"人世不过一场大梦,过于执着过去又是为何"随手拿起一个桃子,粉嫩嫩的果实上面甚至还带着几滴露水,悟空奇怪的看着三藏,三藏却又笑了起来,将手中的桃子递给了他"从前我被恨意蒙蔽了双眼,没有察觉出自己的心早已改变,我欠你的,我希望来偿还,咬一口吧,我将为你献上这句永远不变的我爱你""你不是他""你从来时就知道不是吗?但你还是来了""呵,可笑,我不过是想看你能耍什么把戏罢了""这个地方将你内心深处的想要的反映了出来,于是便有了我,如愿的沉睡其中不好吗?不要忘记醒来的你只是那个人的恨人罢了"他舔了舔嘴唇,将桃子放在悟空手上"咬下去吧,在如蜜的滋味中沉睡于这个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桃源乡,然后与我一同沉溺于甜蜜,直至此身终结"如蜜的滋味吗……没错,咬下去吧,同样将散发出罪孽的味道吞咽,沉睡吧,即便再也不能醒来…桃子的味道将悟空包裹,头脑再也不能思考,手伸向了桃子
认真观看着熟悉的舞蹈,却发现将舞蹈跳起的人不是熟悉的人,而是他本该最恨的人。难道这难得的美梦,你都要干扰吗?臭猴子"你的执念早就不在我身上了,承认吧"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声,三藏猛然转身,望着段小姐的身影,发现自己原来快要将一直执念的人的音容相貌忘却了。"不是说了不要停下吗"段小姐拉着三藏向前方走了几步,又猛然转向三藏身后,推了一把说"去吧,再也不要回来""段小姐!"三藏急忙回头发现身后早已没有了那人身影。"听说你喜欢我?"手被人抓住,三藏回头发现那猴子竟低着头朝他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像极了每次装段小姐逗他时的笑,一时间他竟忘记把手抽出,任由手指与手指相交缠。"饮尽这桃汁吧"猴子另一只手端起一小盏澄澈的桃汁,举到他的嘴边,那桃子的气息更加浓烈,而且四周的桃花也骤然开放,花瓣在月光下轻盈飞舞般飘落,有一瓣甚至飘至盏中,随着桃汁的波动晃动着,猴子眯起了眼睛"我将与你不再分离"望着猴子眯起的眼,三藏终于明白自己对猴子的恨早己消失,转而变为了爱,而那每次看见猴子心中生出的感情是对于段小姐的愧疚,于是他抽出手,推开那靠近嘴边的桃汁说"感谢你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心,但是有些话我要自己去和本尊说,有些债我也要亲自去还,所以…"望着四周突然凋零的花朵,三藏后腿向后一撤大喊一声"再见了"就撒腿就跑
"不是说了好多次,向前走,不要停下了吗,怎么还想要回去呢?""悟空"抱着双手站在身前"为什么不在美梦中沉醉?"
"人家不想就不要强迫嘛"熟悉的声音从身旁的树上响起"悟空!"随着而来的是将周边一切划开的棒子
"呵,我堂堂齐天大圣什么时候沦落到要依赖梦境了,妖怪你也太小看我了吧"看着眼前的一切迅速衰败,悟空一棒打下,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三藏的梦里,原本想好好看看他和"段小姐"会发生什么,看会儿戏再将他救下,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段小姐,只有一个他自己拉住这和尚,等到和尚又说了一次原先他听过的话后,红着脸,调笑了一句将梦境打破
现在他们脚下是一堆白骨,而在这白骨之上生着一个桃树,树上的果实无比娇嫩,一个小女孩正站在树下,而身后是昏睡的猪鱼还有一个抱着一具骸骨的枯瘦男子
"多么美妙的桃源乡啊,人人抱着幸福沉醉于此你们为什么要破坏它呢!""你吸收这些人为养料,使他们再也无法前进,纵然让他们沉醉在美梦中死去又有什么用呢?""可这都是他们自愿的啊!"小女孩一脸不屑,悟空看了眼还准备劝她放下屠刀的三藏一棒打了下去"师父你与她废什么话!"
刹那间巨树倒下,猪鱼和男子也逐渐清醒,男子因气力全被吸干而无法站起,抓住了三藏的衣摆"你…你为何要打破这…"话还未说完,手便一松
"痴儿"三藏轻叹一声,便冲着悟空跑了过去"悟空,我有话和你说""如果是你刚刚和妖怪说的那些的话就算了,我都听两次了……烦不烦啊!"猴子挠了挠脑袋呲着牙说
"两次?可我只说了…哦…"三藏露出我明白了的表情"原来你也…""闭嘴!"悟空红着脸刚要用拳头和三藏的脸打个招呼,就被三藏按着脑袋堵住了嘴
"悟空啊,记住以后要想让人闭嘴就这么干,当然只能是对我,对别人还是要用拳头的"松开被吻的晕晕沉沉,满脸通红,倚在他身上大口喘着气的猴子,三藏又对着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朵说"仅仅是亲吻的话,表达不出我爱你"
刚刚醒来的猪鱼表示,为什么我们刚醒就要被喂狗粮啊……
喘不过来气倚在和尚身上听着情话的猴子表示,我可能救错师父了…
这篇文难产了…其他的文都是顺产,但是这篇难产了半天TAT所以已经不想回头再看一遍了…所以可能会有些bug…

评论(2)

热度(30)